热门综合资讯文章推荐

中华财经网

中华财经网-财富在线-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> 新闻频道 > 综合资讯 >

十年之后 她亲手将当年的霸凌校友送进监狱(图)

2018-09-26 16:04 作者:中华财经网 来源:央视新闻 浏览: 我要评论 (条) 字号:

摘要:对一般人来说,最难受的莫过于在一个群体里却找不到认同感。 ——弗洛姆 在网络上,有人被推到风口浪尖,有人被骂得体无完肤,普通人被挂在网上“游街示众”,“拍手叫好者”不乏少数。 “堂堂七尺躯,莫听三寸舌。舌上有龙泉,杀人不见血。”一位知乎网友寥

对一般人来说,最难受的莫过于在一个群体里却找不到认同感。

——弗洛姆

在网络上,有人被推到风口浪尖,有人被骂得体无完肤,普通人被挂在网上“游街示众”,“拍手叫好者”不乏少数。

“堂堂七尺躯,莫听三寸舌。舌上有龙泉,杀人不见血。”一位知乎网友寥寥数语直戳人心。

一把“消音的枪” 

“没关系的,可以实名的。”听到我们要采访她,电话那头的姑娘笑着说,“我因为真实的姓名被恶意调侃过,所以后来,我对外自称王胜男,胜男是曾用名,然后爸妈觉得这名字太厉害才给我改了。但我觉得还是这个名字更符合自己的个性。我真名叫王晶晶。”

王晶晶的微博头像,是一张精致的侧颜。她的微博里记录着她的老公、孩子和日常的生活琐事,就像大多数年轻妈妈一样。

2017年6月,王晶晶终于站出来反击曾经对自己霸凌多年的校友。最后,校友蒋某以诽谤罪,判处拘役3个月。

如果不是这起案件,很多人可能难以想象,10年前的王晶晶竟是一个被“抛弃”的孩子。在网络上,她被整容、被下海,在校园里,她被扇耳光、被孤立,在父母眼中,她也似乎“太过虚荣了”,而这一切的导火索只是一个水杯。

“我们班两个同学打架打碎了我的水杯,我同桌当时开玩笑说,这个杯子要三百万,你们居然打碎了!这时候,有人说,既然这么有钱,为什么身上的衣服这么土?”因为被误传水杯要三百万,同班同学开始恶意嘲讽王晶晶,“小学就整容”、“男朋友成群”、“父母年收入几亿”、“衣着老土”……而那时,王晶晶才15岁。

校友还到贴吧广贴她的照片,诽谤她卖淫,煽动她去死。“骂我的那个帖子有几百页(现在已经删得七七八八了。)”

王晶晶起诉前搜集证据时的截图。王晶晶起诉前搜集证据时的截图。

不管走到哪里,总能看到一些藐视的眼神或是窃窃私语。除了本校,周围高校的同学也有不少对她有所耳闻,甚至还有人发起了“千人围观神女”的活动。

10年前,正是互联网论坛、贴吧、BBS兴起的时候,网络舆论的力量日渐凸显,它能推动事态发展,也积聚着摧毁一个人的力量。如果说,凌迟这种刑罚,可以将人的身体切成3357片,而语言暴力则能将一个人的内心、尊严千刀万剐。

“一大群人诅咒我去死,你不死就是哗众取宠!”一个晴朗的周末,王晶晶吃下40片阿立哌唑片(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),结果只是几天起不来床,而校园贴吧的新评论是:“这招实在是太太太老套了。”

多年后,即使王晶晶已经工作、结婚、生子,仍然有人陆续在社交网络上散布她的过往。2016年只因她提到当年抑郁症是因为校园暴力,好多校友对她的人身攻击又卷土重来,她开淘宝店创业,也遭遇故意差评。

“实话说,在这两年之前我一直认为是自己做错了,觉得可能是自己性格不太好,有点高调,比较虚荣。”直到王晶晶在网络上得到法律人士的帮助,准备进行诉讼,她才意识到,原来一直是他们错了。

“那时还是小孩子,如果发生在现在,可能影响会小很多。”

今年,王晶晶亲手把当年的霸凌者送进监狱,而这场跨越近10年的风波,也几乎完全改变了她的人生。“我本来是我们重点高中班级排名前五的尖子生,最后退学了,复读后上了个专科。”

被裹挟着进入“人人都有麦克风”的时代,网络暴力成为损害未成年人心理健康的一颗毒瘤。今年5月底发布的《中国青少年互联网使用及网络安全情况调研报告》显示,高达71.11%的青少年都曾遇到过网络欺凌,内容大多是嘲笑、辱骂、恶意动态图、恐吓等,出现的场景包括社交软件、网络社区、短视频和新闻评论区域等。

有人说,如果你爱一个人,不妨让TA成为网红,从此平步青云,日进斗金;如果你恨一个人,不妨也让TA 成为网红,轻则无法安眠,重则死于非命。这句话对于青少年群体,同样适用。在网络暴力的角色“扮演”中,青少年可能会在受害者和加害者之间转换。

“屠夫”背后

在群体匿名的网络环境里,当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,当起了执法者。当键盘侠们的众多舆论,变成了绝对的话语权。网络暴力就像一头永远饥渴而填不饱的嗜血猛兽,肆意游走在网络的各个角落,寻找着猎物。而随着网络的迅速发展,青少年群体同网络暴力纠葛甚深的现状也着实让人揪心。

网络检索青少年网络暴力:美国一名13岁的女孩梅根受体重超重困扰,尝试在网络上结交朋友,却遭网友恶毒辱骂,最后小女孩在家用皮带上吊自杀。

澳大利亚一名14岁少女模特艾米,长期遭受网络暴力。一些陌生人无缘无故对她谩骂、恶意诅咒。小女孩不堪忍受网络的恶言恶语,年纪轻轻便选择了自杀。

……

被群起而攻之的那个人,有可能是无辜的。但似乎很少会有人想要了解真相,大多数人是凭借着表面的证据,站在道德制高点恣意批评别人。

“他现在在宁波一个炼油厂工作,好像是外操工。”直到开庭,24岁的王晶晶才第一次和学长蒋某面对面。蒋某在庭审中很少发言,只说自己说的是事实,还说要提交证据,但最终也未提交。“他好像是电脑技术挺不错的,我记得高中的时候,他就说他自己制作了一个软件,可以批量发帖子,然后他发了一个帖子说,大家都来领软件,然后批量发帖来骂我,然后就感觉像英雄一样的,很多人就很钦佩他。”

在读完《黑羊效应》《乌合之众》《社会心理学》后,王晶晶意识到,其实校园欺凌中的所有人都是“黑羊效应”的受害者——被欺凌者是“无助的黑羊”,庞大的欺凌群体中的每一个人都是“持刀的屠夫”。

有些事情并不关乎自己的利益,但是当周围人都攻击“黑羊”时,或许是出于无意识,或者是出于潜意识中要和群体保持认知一致,于是,自己也成为了屠夫中的一员。

(责任编辑:中华财经网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