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综合资讯文章推荐

中华财经网

中华财经网-财富在线-金融理财门户网站 > 新闻频道 > 综合资讯 >

男子劝阻跳广场舞心梗死亡 涉事小区再无人跳舞

2018-09-26 15:57 作者:中华财经网 来源:澎湃新闻 浏览: 我要评论 (条) 字号:

摘要:日前,湖南长沙一中年男子,因广场舞扰民影响到孩子写作业,于是便出门劝阻跳舞者,与对方发生争论后突发心脏病去世。此事引发广泛关注。 男子的妻子周菊梅女士在为丈夫办理完后事后称,打算起诉小区物业和跳广场舞的人,希望通过该事件引发社会和法律对广场

日前,湖南长沙一中年男子,因广场舞扰民影响到孩子写作业,于是便出门劝阻跳舞者,与对方发生争论后突发心脏病去世。此事引发广泛关注。

男子的妻子周菊梅女士在为丈夫办理完后事后称,打算起诉小区物业和跳广场舞的人,希望通过该事件引发社会和法律对广场舞扰民现象的关注。周女士告诉《法制晚报》记者,据她了解,丈夫去世后,小区内广场舞便不再进行。

  事件回顾

  劝阻广场舞时猝死 物业事后资助2万元

事情发生在9月6日,虽然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,但死者贺香槐的妻子周菊梅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仍旧声音哽咽。周女士告诉《法制晚报》记者,她家在二层,窗户外面就是小区的小广场。只要天气允许,每天晚上六点多到晚上九点左右,都会有人在广场上跳广场舞。“跳舞的都是50岁以上的阿姨,少的时候七八个,多的时候十几个人。”

周女士说,9月份开学以后,她的两个孩子在书房学习,当天晚上正在写作业,但太吵了,写不下去。于是丈夫贺香槐就让她下楼去跟跳广场舞的人交涉一下,让她们关小一点声。

于是,周女士就去找了物业保安一起跟跳舞者的人协商,将音量调小。但是她和保安刚走没多久,跳舞者又将音量调大了。周女士又返回跟跳舞者协商但这次跳舞者没有配合。

贺香槐和女儿  资料图 来自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贺香槐和女儿  资料图 来自法制晚报·看法新闻

一直在楼上窗户处关注妻子的贺香槐担心妻子受欺负,于是也下来跟跳舞者理论,还是希望她们把声音调小。但跳舞者并没有同意,她们又分成两拨人,一拨人跟周女士理论,一拨人跟贺香槐理论。这个时候周女士突然听见有人喊“这人怎么睡这了?”她在回头看时,发现丈夫躺在地上。随后她赶快把丈夫送到医院,但抢救无效死亡,医生初步诊断为心肌梗塞。

事发后,小区物业和当地社区与周女士协商签订协议。物业出于人道主义,向周女士家支付2万元。小区物业王经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广场舞扰民的情况并非首次,经常有业主反映扰民一事,物业也多次协调。但在小区《管理公约》中并没有明确禁止跳广场舞,也没有对音量大小做出要求。物业无权禁止跳广场舞,只能劝跳舞者调小音量。王经理认为,物业本身没有责任,向周女士家支付2万元是出于人道主义而不是赔偿。但周女士认为,她多次向物业反映,但并没有起到效果,物业和社区对此事也都不够重视。因此她欲通过法律手段,起诉小区物业和跳舞者。

  对话家属

  此前多次反映没效果 现在已经没人跳广场舞

法晚:现在广场上还有人跳舞吗?

周菊梅:没有了。我最近回到江西为我老公办理后事,没在小区住。但我走的时候,一直都不再有人跳了。后来听邻居说她们也不跳了。

法晚:事后有找过这些跳舞的人吗?

周菊梅:没找过她们。后来有邻居跟我说,他们其实也很讨厌这些跳舞的人。跟我说跳舞的组织者是一个中学老师,事发当天她没在现场,但平时都会跟大家一起跳舞。按道理说她“为人师表”应该能够理解学生和家长,但还不注意这个事情。

法晚:这些跳舞的人你认识吗?

周菊梅:不认识,从来没有交流过。事发后派出所跟我说找到了六七个跳舞的人,还有更多的人派出所也没找到。派出所也没有告诉我她们的名字,也没让她们给我赔礼道歉,就说让我们自己走司法程序。

法晚:以前跟这些跳舞者沟通过扰民的事情吗?

周菊梅:沟通过好多次了,但都没有效果。她们都是老人,跳舞健健身其实也没什么,我们家也不是说不让跳。我们就是希望她们把声音关小一点,或者让物业和社区协调一个更合适的地方跳。

法晚:以前当面沟通过吗?

周菊梅:也跟她们说过。不仅我们两个人说,孩子的奶奶也跟她们说过。当时我婆婆已经查出来癌症晚期了,我女儿又要中考,一个身患绝症的老人去跟她们说,但还是没有效果。

法晚:有向相关部门反映过吗?

周菊梅:太多次了。跟物业说过,也跟社区说过,但都没有人管。去年我老公反映了很多次,也跟跳舞的人沟通过,都没有效果,他很气愤就拿了两个酒瓶子摔碎在地上,让她们(跳舞者)跳不成。后来物业还批评我老公做法极端。其实我们并不是要伤人,只是希望她们能收敛一点。

未发生肢体冲突 跳舞者强词夺理

法晚:事发当天跟跳舞者沟通的时候,双方是否有过冲突?

周菊梅:绝对没有。我跟我老公的家教就是要与人为善,这些跳舞的人都比我们年龄大,都是五六十岁的人,很多都是做奶奶的人了,我们都得叫阿姨、婆婆,所以我们不会对这些长辈动手。她们(跳舞者)也没有对我和我老公有肢体上的冲突,这个必须要承认。

法晚:你当时怎么跟跳舞者协商的?

周菊梅:我第一次是让保安去的,关小了声音,但没一会儿又开大了。我就去跟她们说,你们小一点声音,一样可以跳,这样影响孩子学习。

法晚:跳舞者们什么反应?

周菊梅:她们强词夺理。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。说我家事太多,整个小区就你一个人嫌吵。还有的说,你这个声音都听不了,家里电视也不要开了。

法晚:你家楼上楼下的邻居有反映过扰民吗?

周菊梅:我家楼下一层是空房子,没有人住。楼上三层也不经常回来。而且这个声音越往上会小一些,就我家在二层是最吵的,关上窗户都能听得很清楚。

法晚:反映了很多次都没有效果,有没有采取一些别的措施?

周菊梅:还能有什么措施,只能主动避开。晚上的时候家里特别吵。我们就吃完晚饭后带着孩子去小区对面的中学打篮球,打到8点多回来,她们还在跳,我们就在外面乘乘凉,回家洗洗澡,等她们跳完了再休息。

法晚:事发当天怎么没有去打篮球避开?

周菊梅:那几天刚开学,孩子课业压力比较大,要做作业。

房子距离跳舞广场就几米远 孩子接受不了亲人接连离世

法晚:您家房子距离跳舞的地方很近吗?

周菊梅:很近,也就距离几米远,我家就住在二层,跳舞的广场面积也不大,一两百平,等于就在我家窗户下面。 (责任编辑:中华财经网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